有生之年,欣喜相逢。

[全职/伞/修/橙]余年

Warning:旧文定稿,给 @寂羽 的《四时书》的Guest,初稿放过了……终稿大概又加了点刀子(不)吧,半夜心塞,丢出来报社。

四时书通贩地址:点我,虽然心很脏,但是还是求带走(×

亲情向,无明显西皮,tag乱打,要掐我的还是……省点力气(手黄再.gif

(就,为了我家糙鱼,撸撸伞修相关……_(:з」∠)_

推荐BGM:点我

灵感来源:『最美丽的情感总是藏在梦背后,别触动它,一碰就凋落』

                             



余年




       那天刚好是半年后,深秋时节。

       当日天气不错,温度虽不算高阳光却很好,晴朗得天地间满是轻快。被老旧闹钟刺耳的声音强行从睡梦中扯出来时,叶修潜意识里还以为自己将要迎接的依然是苏沐秋强掀被子的暴行。

       然而苏沐秋没有来,十五岁的苏沐橙揉着眼睛推开了他的房门,“起床了……”

       “我醒了,”叶修答道,“你先去洗漱吧。”

       已有些大姑娘模样的苏沐橙迷迷糊糊地转身朝卫生间走去,不一会儿流水的声音穿透隔音极差的墙壁清晰传来,才好似是正式叫醒了新的一天。他木然地与天花板对视两秒起身走到桌边,原本甚少得到休息的两台电脑此刻一齐静默着,明朗的天色被窗帘遮罩后也黯淡了些。漆黑的屏幕里映出他脸上此时憔悴颓败的苍白,裹夹着再多睡眠也补不回的疲倦。尽管他如今只有十八岁,人生的路还长得几乎看不到尽头。

      死亡证明、寄存证明、购买单据……都在。

      秋木苏的账号卡、沐雨橙风的账号卡……也在。

      买好的水果堆在其中一台显示器前面,折价处理的商品卖相自然好不到哪里去。袋子里还塞了两卷黄绿夹杂的粗纸,最外层裹着压金的彩图,还有一小把伶仃的线香。旁边的桌面上有一小堆硬币,用张皱皱巴巴的字纸垫着。这些硬币是他昨晚刚从一个古旧的存钱罐里翻出来的,被倒空的罐子此刻黯淡地倒在房间的一角,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和墙壁一同化作历史。

       苏沐秋的鼠标、他草草粘就的纸键盘、笔迹满满当当的记事本、剩余空间为零的移动硬盘……还真不少。

       叶修异常仔细地清点着稍后要带走的东西,没一会儿苏沐橙便换好了衣服倚在门边叫他,“叶修,我准备好了。”

       “好,”他应了一声,把桌面另一侧扔着的打火机与大半包烟卷到一起,塞进了搭在椅背上的裤子的口袋,“你等一等,我很快就好。”

       女孩子没有答话,安安静静站在原地等待着与他擦肩。她穿了一条白裙子,洗得泛黄,是无论如何也弄不掉的陈旧。叶修经过她身边时脚步顿了顿,偏过头说:“对了,你还吃早饭吗?吃就等会儿弄点给你。”

       苏沐橙一怔,接着摇摇头,“不饿,不想吃。”

       “行,”叶修点头,“那去找件衣服穿,现在不是夏天了,山上更冷。”

       裙子是几年前的夏季款,难为苏沐橙到现在还穿得上。然而身高到底不比从前,衣服上身之后洁白纤细的小腿全露在外面,更不用说原本就是短袖的设计,“可我没衣服穿了呀,”她转身朝着卫生间喊,“我可不想穿校服,太丢人了。”

       她的眼睛有些肿,整个人看上去并不比叶修精神多少。正在刷牙的叶修闻言满脸无奈地咬着牙刷从卫生间出来,回房拉开破旧的衣柜翻翻拣拣,最后扔给苏沐橙一件看不出原本是什么颜色的外套,舌头卷着牙膏沫含含糊糊地说话,“先将就穿着。”

       苏沐橙冷不防被旧外套兜头罩住,磨着牙捏了衣边把衣服从头上拽下来,刚要对叶修闹点姑娘家的脾气就愣在原地。那是她哥哥苏沐秋的衣服,在此之前她也穿过许多次,如今却极有可能是苏沐秋留下的最后一件衣服——如果不算那条她织来送掉的围巾的话。

       “傻愣着干什么呢?”洗漱完毕的叶修从卫生间出来往房间走,“把垃圾提门口去,等会儿别忘了扔掉。”

       “什么啊,”苏沐橙拥着怀里的外套,感觉喉咙一阵发堵,“哪有垃圾啊?”

       叶修怔了怔才反应过来,“……哦对,我昨天晚上倒过了,习惯真是够可怕的啊?”

       而没人纵容的习惯更加可怕。苏沐秋离开后叶修接过了这个小小家庭的全部负担,代练之类的单子越接越多,日夜颠倒成为常态,自然不可能像从前那样在早上环卫车没到时把垃圾扔出去。而今的生活状态与以前极相似又极不同,毕竟由三人养成的某些习惯,已经失去了保留的必要。

       他在苏沐橙面前故作老成,后者年纪还小自然无法看穿,默不作声穿上了哥哥的衣服继续等待。略显肥大的外套衬得她格外瘦弱,好似比同龄女孩还要小一号。洗漱之后精神不少的叶修踱回房间藏在墙后换衣服,不一会儿还算是衣冠楚楚地出现在苏沐橙的面前——如果忽略掉牛仔裤洗得发白衬衫洗得发黄的话,的确很不错了。

       “走了,”他说着,晃晃手里的劣质塑料袋,袋子发出几声轻飘飘的簌簌声,“我没买错吧?都是你哥爱吃的。”

       苏沐橙低下头作专注模样看了一眼,把那些分明不是水果的东西也都看在眼里,很温软地笑了一下,“没买错,都是哥哥爱吃的。”

       目的地距离他们的住所十分遥远,仅是转车就需要三次。阳光于叶修来说几乎能称得上陌生,毕竟他跟苏沐秋从前都是宅在电脑前忙于生计的主。他站在苏沐橙身边一手抓吊环一手提袋子,身体随公车前进的节奏微微摇晃着。而苏沐橙却丝毫不受影响,双手虚扶着座椅上的把手,下意识地合肩拢住苏沐秋留下的外套,表情平静到空白,教人猜不透她究竟在想些什么。

       新开辟出的地区风景虽好却尚未修建起像样的道路,下车后还得步行很长一段时间。苏沐橙乖巧地任凭叶修牵着自己的手向前,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间或有车子在他们身边轧起尘灰呼啸而过,叶修便侧过身挡住苏沐橙,手搭在她肩上,异乎寻常的稳定。

       柜台里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似乎对叶修很有印象,见到他们来时竟露出些了悟神色。检查过相关凭证后问道:“您现在就办吗?”

       “嗯,”叶修站在苏沐橙身前从容应对,显然对这些并不陌生,“就现在吧。”

       “您稍等,”穿着职业套装的女性点点头,“我找人来带您去。”

       不一会儿另一位年轻女性从柜台后的偏门进入,接过检查无误的档案后轻道一句,“请跟我来。”叶修一揽苏沐橙的肩膀跟了上去,经过那道偏门进入另外一个世界。苏沐橙打了个冷颤,轻微的瑟缩透过衣料传达给叶修,后者忙把自己不算强健的手臂收得更紧了些。引路人高跟鞋落在地面上的声音冷清静寂,很快便在一扇门前停下脚步,“到了。”

       苏沐橙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偎在叶修身侧平静茫然不知所措。而叶修却是来过许多次了,当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麻烦你了。”

       引路人点头后转身离去,叶修松开苏沐橙向前一步伸手去推,紧闭的门扇豁然洞开,内里是数不清的长方形格子,每个格子里都暂时停栖着一个灵魂。他先一步走了进去,室内温度较之门外更加低些,苏沐橙在背后倒吸口气抓紧了领口。叶修把梯子从窗边移到左侧靠中间的位置,转过身对苏沐橙说,“从这一列上面数第七行,去把哥哥接下来吧。”

       苏沐橙点点头,颤巍巍地去爬梯子。站稳以后低头去看叶修,后者从口袋里取出一把小巧的钥匙递到她手里。她捏着钥匙的边缘拧开了锁,金属包边的玻璃柜门缓缓敞开,她下意识把脸向后退了些许,视线却紧紧盯着柜子里的某处,连眼都不肯眨一次。

       柜子里的骨灰盒是最便宜的一种,自然材料做工也算不得精细,一寸的黑白照片被仔仔细细插放在预留的缝隙里,但照片本身却有些卷边,不知是从哪里翻出来的绝无仅有。年轻的逝者当不上国旗盖身,粗制滥造的绢花潦草地贴在盒盖上。苏沐橙尝试性地伸臂去抱,木盒沉甸甸的,好像真的有一个活人的重量。

       她安安全全地把骨灰盒抱了下来,双手和叶修的一样稳定。贴了满满三面墙的柜子突兀地被打开一个,钥匙还插在锁孔里,另一把备用的凌空一晃一晃。苏沐橙站在地面上回头仰望过去,心情简单表情却有些难以形容,“你抱着吧。”

       叶修闻言连忙伸手去接,塑料袋吊在手腕上和钥匙晃动的节奏近乎一致。转身出门看到墙边工作台处已经有位工作人员静立等待,见他们出来低声问道,“是预付款的基础防腐,是吗?”

       “是的,”叶修点头,轻轻把怀中的木盒放到桌上,“谢谢。”

       工作人员轻轻摇了摇头,取过工具开始拆剪最外层的塑封与胶带,盒盖打开时木料摩擦发出滞涩声响晦哑难听,苏沐橙忽然像被戳到痛处,猛地扭过头整个人撞进叶修怀里。这自三年前他们相识起从未有过,从前的苏沐橙再难过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如今一反常态的原因简单到让人不想面对——往日她能够依赖的人再也无法给予她任何庇佑,正安静地蜷在那一方木盒里。

       公墓的陵区修建在山上,出了营业楼便见到了提着水泥桶等候的工人。他看起来有些年纪,一副多经世事的模样,此刻见到叶修和苏沐橙这样年轻得过分的组合也并未显得惊讶,只低声说了句什么。叶修一怔,随即转头去看苏沐橙——他到H市三年,当地话本也能听个大概,只是这句来得突兀声音又小,他竟是一点也没听懂。

       苏沐橙听见乡音也是一怔,下意识顺着问题答了。老工人点点头,不言不语顺着混凝土铺平的上坡走着。时而有风经过,吹得叶修手里的塑料袋簌簌作响。苏沐橙抱着重新做过防腐封装好的骨灰盒走在他身边,步伐轻巧却沉稳,与晨间出门时相比像是脱胎换骨。

       墓穴在新区28排最西侧,刚巧就在小路的边上。叶修走着走着就分了神,眼前的路被阳光烤着蜿蜒成漫漫无尽,毫无戛然而止的可能。这块地方是他来挑的,明明经济能力范围内还可以有更好的所在,他却仍然固执地选择了新墓区唯一道路的边上,仿若这样的安排可以为苏沐秋指明回家的方向,无论何时何地都还能期待重逢的一天。

       苏沐橙猛地停住朝左侧踏下一步,她看见了那块刻着熟悉名字的石碑,一脚踏出直愣愣地站到了墓碑前面。外套压不住的裙摆在她身后柔和地扬起些许,引路的老工人放下手中的水泥桶,直起腰举目四望又看看天光,最后说,“差不多了。”

       叶修什么也没注意到,恍恍惚惚又走出去了一段距离。听见这苍老沙哑的声音才反应过来,悻悻然倒回苏沐橙身边。墓碑上的金字是新近填上的,阳光下闪着熠熠灿光。苏沐橙抱着骨灰盒看着新石碑无话可说地静默着。墓碑上自己的名字奇怪得不真实——兄苏沐秋之墓,妹沐橙携友叶修敬立——这用词真诡异,她潜意识里认定自己才该是被“携”的那个人。不管从哪方面来说叶修似乎都更有立场把名字写在前面,然而她也明白如今这样写的原因,因为她是苏沐秋的亲属,叶修跟他们再亲近也毫无血缘关系。她是苏沐秋的亲属、她是苏沐秋的妹妹——

       如今,也是她失去了这世上仅余的血亲。

       “差不多了,”有些年纪的老工人又说了一遍,“到时候了。”

       到时候了——

       她想。真的到时候了。

       怀里沉甸甸坠着的分明是从前会抱自己的那个人,长达半年的刻意逃避终于被推到了悬崖边上,再也没有更多的余地让她后退。

       墓前铺着深红色的长方形石砖,是城市里街道上随处可见的那种,水泥连接的缝隙处散落了些细碎石子。苏沐橙双手抱着沉甸甸的骨灰盒,没有多余的手能去压一压裙子免得皮肤和地面直接接触。叶修脸上也不见平日里懒懒散散的神色,若有所思地看着镶在石碑里的照片。那是之前他和苏沐秋为方便之后获得职业资格一起去照的,来来回回填写各种表格用掉不少,最后的两张照片一张附在了骨灰盒上,一张封进了墓碑里。

       苏沐橙在打开的墓穴前跪了下来,俯下身伸臂将骨灰盒放进大理石板隔出的孔洞里。她的额头顶在沐秋两个字之间上下晃了一下,再起身时神色平静,既没有叶修想的大声痛哭也没有她自己想的无法承受。毕竟事情已经过去许久,再多感情都被沉淀。

       老工人见她放好了骨灰盒,再次仰头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姿态有些古老,又显得十分神秘。他好像是看出了什么,绕到墓穴正面俯下身将骨灰盒向右倾斜了些许,对苏沐橙说道,“好了。”

       苏沐橙回头看了叶修一眼,后者点点头走上前来,先是深深地看了墓碑上的照片一眼,接着从手里的塑料袋往外拿东西。苏沐秋惯用的鼠标,他自己糊的键盘纸模,苏沐秋存放装备编辑器研究记录的移动硬盘,早期手写的笔记本……最后是两张账号卡。一张写着秋木苏,一张写着沐雨橙风——是苏沐秋最初与最终的两个账号。

       叶修把这些零碎的东西一并放了进去,沉甸甸地压在那劣质的绢花上。通常这时候该点烟撒钱浇酒的,可苏沐秋既不抽烟也不喝酒,最终只把带来的硬币撒下去。钱币撞击石板的声音清脆缠绵,映着阳光闪闪发亮,好像是一笔取之不尽的财富。这财富是苏沐秋日常存下来给他买烟用的,他几乎还能回忆起苏沐秋往存钱罐里投硬币的样子。

       ——还有苏沐秋在他眼前被送进火化炉时的样子,在这世上最后的样子。

       火葬场室外的空间逼仄扭曲,空气里弥散的烟雾朦胧不定。他站在火化车间二楼透明的玻璃后面,眼睁睁看着被化了妆的苏沐秋躺在床上自地下缓缓升起,出现在视野中又消失在炉口的铝门处。遭遇车祸的遗体总不会太好看,工作人员也曾经强烈建议由化妆师来为苏沐秋换衣换鞋,然而这“为他考虑”的提议最终被干脆利落地拒绝。直到现在他都清楚记得那时的情形,原本明朗阳光的少年被火焰褪成泛白的灰,缠绕着奇异的褶皱。他走上去从头骨开始一块块夹起放好,巨大炉子里尚未散尽的热度扑到他脸上,灼得眼球疼痛几欲落下泪来。苏沐秋生前他们分明并未有过多少亲密的举动,等到死后却亲手抚摸了对方的每一块骨骼。

       “嘿,真是便宜你了,这么多钱,看着我都舍不得,”叶修凑到墓碑面前低声说道,全不管被外人听到会不会觉得他滑稽可笑,“看你每天没日没夜地当职业玩家赚钱,以后没得赚了,哥就勉为其难多给你送点。”

       “沐橙可比你省心多了,也不会一早就来掀被子。”

       “我跟陶轩签了合同,不然连给你买个房子的钱都没有。这回可真是卖身了,还好老陶够厚道没太小气,不然苏大大你就只能住住公寓了。”

       “喏,秋木苏和沐雨橙风我都带来了,还有你的笔记,鼠标……键盘太大了放不下,我自己做了一个,你嫌弃也没办法,凑合凑合就行了。至于君莫笑,你都给我了肯定没道理再还你,这就甭想了。”

       “真遗憾,没能一起拿个冠军。不过冠军这东西,没你在哥一样手到擒来。”

       他说话的声音极低,苏沐橙站在一旁也没能听清多少。等着封墓的老工人转开头不知在看些什么,叶修说完了想说的话,向后退了一步,像是要把眼前的一切都刻到心里去,“您过来吧,”他放开声音招呼道,“这样就行了。”

       等候许久的老工人提稳水泥桶拖着步子走上前来,用破旧的胶鞋把盖墓的石板踢正,摸出工具就要往上涂抹水泥。

       “等等。”沉默许久的苏沐橙忽然开口,接着单膝跪地推开滚了一层薄土的石板,伸出手取出一张账号卡,而后又将一切恢复原状,说了声可以了。

       老工人什么也没说,对准接缝便开始工作。叶修拉着苏沐橙朝来路的方向避开,涂抹水泥的声音粘腻冰冷敲打着耳膜,混着不知从何而来的一股寒意。这工人很有些年纪,但动作依旧熟练迅速,没花多少时间便把那一方石坑封住。叶修松开苏沐橙的手上前几步,在墓前压上充作买路钱的纸,摆上一样样皱着皮的水果供起,接着撕开线香的塑封,往脚边小巧的香炉里插了三根。

       苏沐橙沉默地看叶修做这一系列工作,沐雨橙风的账号卡被她紧紧攥在手心里,这名字是苏沐秋决定换号和叶修一起开始职业征程时为了哄她开心取的,却再没有用这张卡的机会。她并不是十分清楚哥哥与叶修对所谓荣耀的执着,但却忽然想要去体验一番。

       老工人提着空掉的水泥桶,很固执地站在一边纹丝不动,间或拿奇怪的眼神打量过来。苏沐橙被看得毛骨悚然,下意识去拽叶修的袖口。后者被她一拽才意识到自己遗漏了什么,连忙摸起口袋,却是空空如也。

       倒也并非是什么都没有,一张公交卡,大半包烟,外加一个路边摊上一块钱买的塑料彩壳打火机,还有不知道是什么的一团。不过钞票是一张也无,来的时候倒是带了些钱,只不过此刻都到石板下面和苏沐秋作伴去了。

       没办法,给烟吧,总不能什么都不给,实在说不过去。叶修想了想,冲那满脸皱纹的老工人不怎么好意思地笑笑,手伸进口袋摸出那大半包烟,“来得太急,把这事儿给忘了,这烟您拿去抽,今天麻烦您了。”

       老工人剜了他一眼把烟接过去,塞进自己口袋里转身就走了。走出三排叶修才想起来那包烟是怎么回事——那是苏沐秋给他买的最后一包烟,还剩了十四根呢……好像是有那么多。

       罢了,给都给出去了,反正只是一包烟而已,还可以再买——

       还可以重头再来——

       人生的道路还有很长——

       而终有一日,即便他回头,也找不到回来的路。

       离开和来时无甚差别。阳光变得更加热烈,两人并肩沿着几乎可说是狭窄的道路慢慢走回去。带来的东西空了大半,叶修低头看着那皱巴巴的塑料袋,没什么情绪地说:“这几个苹果橘子什么的回去你都吃了。”

       “哦,”苏沐橙应了一声,“你也吃,我一个人吃不了。”

       “我不爱吃这些,”叶修随口回道,接着语气一转,有些疑惑地轻喟道,“哎这什么东西啊……”

       他在塑料袋里翻出一个皱皱巴巴的纸团,捏在手里辨认两眼发现是他用来包硬币的旧字纸,“沐橙这儿有垃圾桶没?”

       “嗯?”似在沉思的少女抬起头来,“垃圾桶?下面大门那里好像有。”

       “好,”叶修点点头,抬起另一只手捏住纸团的一角把它展开,“我看看这是什么……”

       他的话音戛然而止,陈旧的字纸上留着熟悉的笔迹,他做梦也没想到此时此刻会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环境看见它,然而随即又想起半年来这张纸一直被他放在桌子上,每天都会看见无数次。

       ——就这样亲手把苏沐秋留给他的只言片语扔掉?

       他猛地收了手握得紧紧,从未感到过如此刻的慌乱,身旁苏沐橙端详够了沐雨橙风的账号卡放进外套的口袋,突然问道;“荣耀真的那么好玩吗?”

       “嗯?”叶修没想到她会问这样的问题,迅速把捏成一团的纸片塞回口袋,答道:“你不是已经有账号卡了吗,怎么不自己去试试?”

       “我会去试试看的,”苏沐橙很干脆地回答,事实上,她很少有这样坚定的时候,“不过我想知道你的想法,虽然看你和哥哥平时的样子就能看出来了。”

       “是啊,”叶修点点头,“荣耀很好玩,你也会玩得很好的,我相信你。”

       “是吗?”苏沐橙有些意外叶修对自己的信心,“那好啊,等我替哥哥跟你一起拿冠军!”

       “你啊,”叶修微笑,“还是先学好习比较重要吧?”

       “拿冠军也很重要,”少女一本正经地说,声音脆如黄莺出谷,说完半句却又生生转了个低沉的调子,“如果是哥哥,也一定认为冠军比较重要啊。”

       “那是他看他自己,不是他看你,”叶修斩钉截铁,“你哥那么不靠谱的人,千万别拿他当榜样了。你好好念书就行了,以后想做什么等长大了自己决定。”

       他明明也是半大孩子,说起这样的话却无比熟稔自然,苏沐橙愤愤地鼓起脸,“我已经长大了!”

       “嘁,”叶修不屑,抬臂把人揽住,“什么长大了,还差得远。”

       “……是吗,”苏沐橙的声音又低下去,微弱地怯懦着,“你就是因为这个,所以那天出去才不让我跟着?晚上也没回家?”

       叶修一怔,随即很快想到苏沐橙说的是哪一次——那天他独自前往火葬场处理苏沐秋的后事,换衣服时对方说如果不由工作人员办理就必须是家属才行,听说他就是死者家属时脸都要绿了,最终在他的坚决面前妥协。至于他晚上没有回家则是因为另一种说法:新骨灰不可以进门,照片不可以见光。

       问到了面上无论如何也得给个回应,叶修笑着搪塞道:“是是是,我去给你哥换衣服呢,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给你看。”

       “那你就能看?”苏沐橙迅速反问。

       “我?那当然,”叶修笑得有点志得意满,“你哥身上哪里我没看过?好了好了——”他迅速按下了苏沐橙已经举起来的拳头,“你明天早上想吃什么?送你去了学校我再回来上游戏。”

       “哼,”苏沐橙不满地撅嘴,“我要吃冠军!”

       “好好好,吃冠军。”他因为苏沐橙的一番话笑起来,牵起女孩子尚显稚嫩的手向前走去。这一天和半年前的某一天极度相似却又截然不同,那时耳边萦绕着撕心裂肺的哭喊与如今的他没有丝毫牵扯。他的眼前是清晰的未来,脚下是回家的路,当日他怀里抱着的是此生最爱的人,而此刻手里牵着的是最珍视的家人。有限生命,无限温暖。

       七年后,兴欣网络会所。

       二楼的杂物间不算大,沿着墙边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纸箱杂物。叶修对这样的环境并不陌生,毕竟他刚到H市时苏家兄妹居住的地方也近似这样的条件,唯一有些不同的大概是那有些狭小的窗户,怎么看都不会符合苏沐秋的口味。

       他玩了一整个通宵刷新区副本,熟悉的账号卡熟悉的武器熟悉的环境,像隔了一个躯壳重新认识一遍这个他万分熟悉万分热爱的游戏。不过是重头再来,这话说得对极了明明长时间使用电脑会使大脑过度兴奋难以入睡,然而他一进到那小小的杂物间便被困意袭击,躺到床上就迅速睡着了。

       他梦见了七年前的墓园。没有苏沐橙,没有那个老工人,连他自己的身体也看不见,面前只有长成苏沐秋模样的神枪手。

       “你在这儿啊。”他听见自己说。

       然而那神枪手只是平静地看他一眼,随后便转身离去越走越远。他无法移动分毫,只能停在原地,想要挽留或跟随的手也无法抬起。情急之下喊出声来,出口是个暌违多年却没有片刻淡忘过的名字——

       “苏沐秋,你——”

       天光尽殁。

       叶修猛地睁开眼,紧接着在床上翻身坐起。打火机擦起一丝光亮闪瞬即灭,烧灼出橙红的烟草在黑暗中静默地弥散开微呛的香。他抽十多年烟了,对这样的味道再熟悉不过。

       “你那烟太呛了,又不是大叔抽那么重的烟干什么,沐橙也还小呢。这种据说味儿稍微好点,也不贵,你抽着试试,要是能接受以后就这种吧。”

       那时苏沐秋是这样说的,用来包过硬币的所谓苏沐秋写的情书却不知何时被遗失,上面似乎便记载着“要给叶修换烟”之类的杂事。然而当他发现那张纸不见后却也并没有费尽心思去寻找,眼下所拥有的一切对他来说已经足够好了。

       他这样想着,又摸摸口袋里带着体温的账号卡,在香烟的味道里放松下来。



FIN

评论(26)
热度(143)
© | Powered by LOFTER